快速赛车游戏: 低調的“龍光公主”: 從不露面,坐擁700億地產帝國

彩快速赛车大小 www.deumvp.tw 原標題:低調的“龍光公主”: 從不露面,坐擁700億地產帝國

躺贏的美女富豪也有成長的煩惱。

文 / 華商韜略 曹謹浩

1493年,原本打算前往東方的哥倫布誤打誤撞間,登陸了加勒比海中一個盛產蔗糖和煙草的小島:圣基茨。

490年后,這個中美洲島國宣告獨立,并且催生出一種“特產”——避稅天堂的護照。

再后來,一批批東方富豪低調入籍這個地球另一邊的偏僻島國,其中就有胡潤富豪榜中的第一位90后——紀凱婷。

【1】

2014年年末的一則新聞讓剛剛踏入職場的90后萌新們哭了:

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人家怎么就那么優秀。

這一年,24歲就控股香港上市公司——龍光地產的紀凱婷以80億元身家登陸胡潤富豪榜,成為第一批登陸此榜的90后,名列胡潤中國富豪榜第65位。

憑借高顏值與倫敦大學的高學歷,有顏有才還有錢的紀凱婷一夜爆紅,成為了別人家也比不上的孩子。

一時間,從未公開亮相的紀凱婷被炒成了八卦媒體眼里與“國民老公”王思聰齊名的“龍光公主”。

但和高調的王校長截然相反,輿論一廂情愿的熱烈討論并沒有讓這位從不公開露面的富二代摘掉神秘的面紗。在百度搜索紀凱婷,在其百科里顯示的是上面那張照片(必須說,的確是好看),但也不確定一定就是她本人。在微博疑似本人的用戶個人簡介下,只有簡單的一句:

低調做人。

但無論地產公主紀凱婷如何低調,還是被一年一次的富豪榜炒成網紅,甚至屢屢被碰瓷炒作。

這種局面或許出乎了紀凱婷的父親、龍光集團實際控制人紀海鵬的預料。

當初,為了將資產順利移交給下一代,深圳地產圈中這位最神秘的潮汕商人紀老板著實下了一番功夫。

九年前,每日經濟新聞報道顯示:龍光地產注冊成立那天,還在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求學的紀凱婷就受讓持股1股。其后三年半的時間,通過兩層離岸公司的架構安排[1],紀海鵬將自己的股份全部轉移給了女兒紀凱婷,然后女兒又將股份全部轉移給了自己和家人作為收益人的家族信托。

此時,紀凱婷已經獲得了圣基茨國籍,龍光地產得以順利繞過內資監管在香港紅籌上市。

但這并不代表權力的交接,因為紀凱婷特地聲明全權委托父親紀海鵬管理公司,自己出任非執行董事。

比起屢屢上新聞的女兒,秉持潮汕商人低調特質的紀海鵬更加神秘,網上鮮有他的照片與公開活動。2018年1月29日,紀海鵬更是卸任行政總裁一職,把多年一起打拼的胞弟紀建德推上了前臺。

這邊是公眾面前低調近乎神秘的紀海鵬父女,另一邊則是走狂浪路線的龍光集團。

【2】

2016年6月8日這天,深圳市光明新區某號地塊出讓現場,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硝煙氣息。

短短一分鐘內,七家房企就爭相舉牌將54.12億的底價推上了足足110億元,現場氣氛直接白熱化。隨后的廝殺中一眾地產巨頭先后出局。最終名不見經傳的凱豐實業與財大氣粗的對手鏖戰50輪后,以140億拿下地王。

工商信息顯示,這匹黑馬背后的控股股東就是近些年迅速崛起的龍光地產。如此這般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風格貫穿著紀老板的創業史。

1996年,在醫藥器材和建材行業起家之后,紀海鵬成立龍光建安轉戰房地產。

2000年,龍光建安通過汕頭城中村改造項目發家,一舉成名。

2003年4月,剛成立沒幾年的龍光建安走出汕頭,以初生牛犢的姿態競投得深圳市寶安中心地王,此后業務遍及全國四十多個內地城市。

2013年上市之后,這家發跡于潮汕地區的家族式房企開始豪賭深圳:

2014年,拿下龍華白石龍地王,總價46.8億;2015年,拿下紅山商業地塊,總價高達112.5億元;再加上2016年激烈競價后的140億地塊,龍光地產可謂是地王收割機了。

但彼時龍光地產港股總市值僅約150億港元,是一家核心利潤還不到20億的中小型體量的開發商。這種頗為激進的拿地舉動被業內人士形容為“蛇吞象”。

但市場最終證明了紀老板的膽略。

2016上半年,龍光地產業績同比飆升71%,實現年銷售目標144億。

在低調的紀老板帶領下,龍光地產越戰越勇,于是就有了鏖戰40回合,爭奪140億地王的一番豪賭。

頻頻拿下地王,進行“蛇吞象”般的快速擴張,龍光地產的快速崛起不僅僅歸功于低調的紀海鵬大膽、超前的精準眼光,背后也要仰仗浙銀等多路金主的強力支援。[2]

2018年,龍光集團實現合約銷售額718億元,核心利潤76.55億元,在行業低潮期逆勢實現了兩年翻三倍的持續高速增長,領跑巨頭云集的深圳銷售市場。

2019年中國房地產百強出爐,龍光地產排名第23位。在房地產企業盈利百強中,龍光更是高居第四位。

截止目前,其市值已經逼近700億港幣。

【3】

一邊是家族企業在變幻莫測的商海中浮沉,一邊是富二代們看似無憂無慮、為人艷羨的夢幻生活,當兩者猛然交匯的時候,往往會激起一陣又一陣的風浪。

2003年1月22日,一聲宣告山西首富李海倉死亡的槍響,倉促間將還在海外讀書的李兆會推上了前臺。

盡管他也曾埋頭數月苦學業務、也曾在股市砍下數十億利潤、也曾巧用權謀清除舊臣,但最終沒能保住父親留下的海鑫鋼鐵,還得了個花花公子與老賴的惡名。

復盤他執掌海鑫鋼鐵的那幾年,李兆會似乎更愿意在資本市場賺快錢,而不喜歡在枯燥、冰冷的鋼鐵上精打細算。他也不愿意在酒桌、會議室里與官員打交道、維護商業圈子,以備不時之需,而是希望進入直播、娛樂行業跟同齡人們在一起。

或許,如果父親沒有出事,李兆會也能夠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干得風生水起。

但現實沒有如果。

中國社科院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全國有300多萬家民營企業將面臨企業傳承問題。然而,只有18%的接班人愿意并主動接班。此外,還有一些“富二代”的理想竟是“當官”。

二代,尤其海外留學歸來的二代們,在思維上與父輩的不同,以及國內職業經理人文化和隊伍的不成熟、現實經營環境與所學經營管理課程的落差,包括普遍面臨的行業轉型等等因素,都讓接班這件事情變得異常棘手。

即便在家族企業已有百年歷史的日本、美國,也是八成以上在第二代就被淘汰了。在這種?;媲?,國內很多企業家們不得不把對繼承人的培養早早提上了日程。

比如宗馥莉,大學一畢業就直接參與了企業管理,起早貪黑沒時間享受人生;而早在楊惠妍十三四歲的時候,楊國強就安排她旁聽各種各樣的公司會議和談判。

比起這兩位早早當家的“公主”,目前依舊神秘、僅擔任非執行董事,并且由叔叔“輔佐”的“龍光公主”紀凱婷似乎依然“花瓶”在經營核心之外。

突然被推上接班的重任,復雜的社會關系、企業內部矛盾以及行業轉型洗牌,造成了李兆會的前車之鑒。

國籍身份都已在半個地球外的的紀凱婷,如何在外人羨慕的眼光中,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接班,也必將是一個不會簡單的現實問題。

或許只有到那一天,“龍光公主”才會掀開神秘的面紗,正式走上前臺。

參考資料:

1、《給你80億你怎么花?紀凱婷“錢生錢”實錄》時代周報 盛瀟蘭

2、《撬動百億地王,龍光地產借力上演“蛇吞象”》中國經濟網 胡天祥

3、《南寧包工頭討要工程款被承建商雇人刺死》南方都市報 羅煜明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